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xynhg.com/,穆尼亚因

美剧《毒枭》第二季Narcos Season 2今天(美国时间2016年9月2日)已回归,Netflix一次放出全10集。 [图片]

说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整部戏到最后Pablo越来越胖。戒烟的人知道,往往戒烟之后会变胖,原因是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减少,所以戒烟的时候会很有食欲,人就会越来越胖。

Pablo不是戒烟,他到最后想抽,需要烟纸都没有,说明他到最后真的是穷得一点都不剩了。抽的越来越少,人也就越来越胖,吃得越来越多,以至于最后说“这早饭让我思维迟钝了”。

反对并鄙视巴勃罗贩毒、绑架、谋杀、等一切伤天害理行为,没有为他洗白的打算,我就明确告诉你们这一点。我对巴勃罗的内心活动和行为动机的认知仅限于美剧《毒枭》,只因为主演Wagner Moura的精彩演绎才对这个角色产生比较复杂的感情。

1、第一季从巴勃罗在七十年代开始走私可卡因发迹到九十年代初逃出大教堂为止,第二季则聚焦巴勃罗生命中最后的十四个月,

2、第一季的看头主要是展现巴勃罗的残忍暴戾,DEA联手搜捕队跟其斗智斗勇,美、哥两国泛滥的官僚主义和繁冗的行政机制在缉毒人员后方掣肘等等;第二季以上元素均得到保留,在此基础上增加巴勃罗的家庭生活戏份,

3、第一季以巴勃罗这种传奇毒枭发迹和壮大为出发点,发掘背后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对美、哥两国均有反思;第二季除了延续第一季的思想深度,还从暗线下手,

因为最后成功剿灭巴勃罗少不了Los Pepes的助攻,其主力是卡利集团和“联合自卫组织”的卡斯塔诺兄弟,但前者是华尔街在哥伦比亚的代理人,后者则因为美国出于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而被CIA找到的军事代理人。

,比如转移家人出国失败是因为上季第六集炸了飞机而被航空公司告发;Los Pepes组织的成立则跟上季第九集巴勃罗杀害合伙人而逼反合伙人遗孀有很大关系;本季第六集有在上季已领便当的Poison和古斯塔沃回来刷脸熟;季终集回顾上季让巴勃罗魂萦梦绕的总统梦,还直接让古斯塔沃“显灵”说出金句坚定巴勃罗抵抗到底的决心。

改编也是有的,比如巴勃罗的情人被强行发了便当,其原型Virginia Vallejo到现在还活着,还写了跟巴勃罗交往时的回忆录,甚至有自己的网站,真人比演员漂亮太多太多了。卡里略被巴勃罗打败的情节也是虚构,但原型可能是Jaime Ramírez Gómez准将。

巴勃罗这样一个布衣出身的草莽豪杰的人设,才能较好地诠释哥伦比亚特色的魔幻现实主义。

在他肆虐人间时,弄出很多很黑色幽默的“段子”,比如上一季法官戴头套审犯,自首要住在自己造的监狱里;这一季缉毒人员为了抓这大毒枭而要联合他的敌对同行……可惜这些都不是段子,而是历史真实。到了落寞的时候,会因为要换新马桶暴露了位置,会烧钞票给女儿取暖,最后除了被囚的家人之外,只能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科头跣足地被击毙在屋顶。

而续订三四季,很容易让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的深度剧变成一部缉毒警职业剧。可以说

整部剧虽然整体写实,但荒诞吊诡却残酷真实的故事基调都是由巴勃罗这个角色赋予的

;而且卡利集团的人努力向精英阶层靠拢甚至已跻身精英阶层,都没有巴勃罗那股骨子里土财主般天真和单纯,所以也搞不出多少段子般的现实;再加上卡利集团是闷声大发财,血浆爆炸之类的卖点也少了。当然我也希望Netflix能打我脸。

剧透一下,现实中卡利集团的罗德里格斯兄弟到现在还活着。巴丘在1996年被捕,虽然在S01E07在足球场逃过巴勃罗的追杀,但最后在服刑期间还是在某场足球赛上被枪杀了。

当然绕不开的话题就是巴勃罗这个角色一如第一季时让人又爱又恨。最后决定斗争到底是因为古斯塔沃的金句We are bandits。其实这句线已出现,是古斯塔沃劝巴勃罗不要做总统梦而说的。可以说,

巴勃罗在S01E03泡澡时就发表过对政客乃至整个精英阶层的不满,要以自己的方式改造这个国家,为穷人发声,而穷人们也受其恩惠、为其鼓噪——但这也导致他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任何人都是蝼蚁,随时可以牺牲。事实上,在他发动的每次中,

虽然第二季很大篇幅都描写巴勃罗的家庭生活,他的家人都对他的恶行无视甚至回护,但第九集在跟父亲的乡村生活时,父亲就明确表示他是杀人犯。所以巴勃罗扭曲的价值观除了有阶级仇视这种社会普遍心态,也有家庭原因。他母亲鼓励他能成大事,甚至回忆小时候巴勃罗因为鞋子破烂被取笑,母亲愿意到超市里为他偷鞋(现实中他母亲职业还是老师,为人师表竟然偷鞋~)。但这样的母亲只能培养出儿子的野心和占有欲。如果在成长过程中,有他那个在大是大非上把持得住的农场主父亲的调节管束,让巴勃罗培养了正确的三观,加上巴勃罗自己的才能和魄力,说不定真的会实现他的总统梦。

假如说卡利集团是美帝在哥伦比亚培植的代理人,那么巴勃罗这个所谓的“平民罗宾汉”就是

被精英阶层排挤大半辈子,跟精英阶层斗争大半辈子,最后还得被精英阶层干死……

这样来看还真有一股宿命论的悲剧意蕴呢。然并卵,无论他理想有多高远,多有才能,多有魄力,有多爱他的家人,但

其他角色也很喜欢,比如巴勃罗的梦魇,man得让人误以为他有不死之身的卡里略上校。另外总统戈维利亚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开始曾经优柔寡断,当上总统后开始强硬起来,途中遭遇过挫折,甚至跟敌人妥协过,想逃避现实,有一些明明很

我本人常年也是在知乎写历史政治的,极少写电视剧,《毒枭》让人不得不破例一下,各种的赞美之词我就不讲了,就说说《毒枭》背后的故事以及《毒枭》第三季和第四季的走向。

南美的毒品泛滥实际上是由战后六十年美国人吸毒的风气蔓延导致的,加上南美国家普遍对农村地区缺乏控制,像哥伦比亚这种国家从七十年代就普遍种植,这是《毒贩》电视剧上映之前的事情,80年代后可卡因迅速代替,从考卡,卡克塔以及奥里诺科平原形成一片种植古柯带,古柯是用来制作可卡因的原料,在九十年代鼎盛时期,哥伦比亚从事制毒贩毒的人数近20万人,120万人直接或者间接以古柯为生,种植面积近9万公顷,美国的可卡因90%来自哥伦比亚,这就是《毒枭》当年的时代背景。

美国打击跨国贩毒是从尼克松总统开始的,而针对哥伦比亚禁毒的援助则要从1973年开始了,早先的哥伦比亚毒贩都是零散制毒贩毒,但是后来很快形成了卡特尔,《毒贩》中的麦德林卡特尔集团已经有生动形象的描写,我就不提了,但在初期,美国政府尚不是很重视,而到了里根总统时期,调子一变,直接把禁毒拉到了“制定外交政策首要出发点”(里根总统语)的高度,从1978到此后九年时间,美国用于哥伦比亚禁毒的财政预算暴增5倍,1986年,里根总统发布221号总统令,再次拔高禁毒的高度,把禁毒工作提升到国家安全的级别,不仅扩大了禁毒的规模和深度,包括军队和CIA都卷了进去,形成了延续到今天的“供方战略”,即以控制和打击毒源国的贩毒集团为目标。

《毒贩》片中的总统因为和美国签订双边引渡条约摇摆不定,这背后其实是有一定历史背景的,哥伦比亚和美国外交中有一个痛点就是巴拿马运河,1846年,美国和哥伦比亚签订了《玛利亚里诺比德莱客条约》,承诺保证哥伦比亚对巴拿马运河的主权,哥伦比亚则同意美国在该地区修建两洋铁路,包括此后的补充条约是美国为了防止英国干预到巴拿马运河的建设,美西战争后,美国强大起来,在1903年和哥伦比亚签订《海艾兰条约》,租借巴拿马运河地区,租期99年,但是哥伦比亚参议院拒绝批准此条约,美国暴怒,策动巴拿马省发动脱离哥伦比亚的革命,导致巴拿马地区从哥伦比亚分割出去。

一言不合就把他国的领土给分割了,此时是美国和哥伦比亚之间的敏感点,也是此后为什么哥伦比亚每次遇到类似于“双边引渡条约”之类的牵扯到国与国之间条约问题犹豫不决的原因,被坑过,而且坑的挺惨。

————————毒贩的分割线,以下涉及到三四季剧情———————————-

前情叙述的差不多了,毕竟我们不是要讲哥伦比亚历史,说说《毒贩》第三第四季,目前看来很明显,枪口要对准卡利集团了。有很多人对于塑造极其成功的麦德林集团首脑巴勃罗埃斯科巴印象深刻,生怕第三第四季赶不上第一二季,但是再看我看来,第三第四季并不难拍,因为卡利集团简直是麦德林集团的对面。

卡利卡特尔集团由罗德里格斯,卡巴莱罗,尤迪诺拉和圣克鲁斯四大家族构成,卡利集团的家族成员并不采用麦德林集团的血腥滥杀的手段,甚至可以说“彬彬有礼”,堪称绅士,既不滥杀,也无酒色之好,麦德林集团伪装一个出租车公司都伪装不好,但是卡利集团却拥有大量的合法公司,包括银行,电台,药厂,酒店等等,并且不惜余力的渗透进政界,司法,不但如此,连贩毒的手法都与麦德林不同,除了港口之类的传统贩毒以外,他们还以墨西哥,巴西,委内瑞拉等国为跳板,进行曲线贩毒。

卡利集团的成员素质高,全部都有合法职业,既不酗酒,也不好色,在哥伦比亚这个国家,卡利集团的成员尚若不贩毒,个个都是极高素质的合法公民。

与麦德林集团死盯着美国的迈阿密地区不同,卡利集团不但贩毒到美国,同时也扩大销路,去培育西欧,东欧以及日本的市场,国际贸易当然需要国际级别的人才,因此在四大家族中的罗德里格斯家族的大佬吉尔伯特,他非常具备前瞻性眼光,深刻了解到21世纪最缺的就是人才,把自己的儿子费尔南多送到了大学,获得了国际商业学位,另外两个儿子就读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塔尔萨大学,两个女儿一个有商业管理的硕士学位,另外一个是工程师,对比一下麦德林集团的那些渣滓,简直是人生典范。

其实光这个就够黑色幽默了, 就有很强的对比度了,就非常有“魔幻现实主义”了,但是如果你以为这就没了,那就大错特错,好看的还在后头。而且我可以放言,这后面的剧情果断是第三第四季的重中之重。

大家应该都记得击毙巴勃罗埃斯科巴期间的那个帅哥总统,这个总统还活着,穆尼亚因在哥伦比亚开了一个画廊,他离职后桑佩尔总统接任,桑佩尔总统接任后继续打击毒贩,不断扫荡考卡山谷的卡利地区,搜索了2300次都无收获,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转机出现了。

警方发现卡利一个山脚下总有两个年轻人采购生活用品,然后绕路返回到圣莫里卡的一个二层楼的住宅,警方觉得有蹊跷,派遣搜查队进行搜查,连续搜查了4座楼房毫无收获,警方大为气馁,气的锤墙,而这一锤之下,居然锤出了空声,显然墙内有秘密!警方立即开始拆墙,果然发现密室,而且里面果然有人,就是卡利集团的大佬希尔韦托·罗德里格斯·奥雷胡埃拉!

警方在罗德里格斯住所搜查到大量的资料,尤其是涉及到卡利集团贿赂的资料,由于其人被逮捕导致卡利集团人心惶惶,部分大佬投案自首,例如亨利洛埃萨,维克多帕蒂尼奥,部分大佬被逮捕,比如说何塞圣塔克鲁斯,阿里萨瓦莱塔。

看起来大佬都被抓了,卡利集团倒台已经近在咫尺了,嗯……要结尾了么?没有!好戏刚上场!

正如我之前说的,桑佩尔总统在打击卡利集团手段强有力,警方在清点卡利集团财产的时候,发现了一张转账支票,支票的开出方是一家隶属于卡利集团的农产品公司,你才签收人是谁?签收人是桑佩尔总统竞选班子的成员梅迪纳!

梅迪纳被传讯后承认签收了这个支票,然后抖落出桑佩尔在任西班牙大使期间试图要求卡利集团资助其竞选,而国防部长波特罗和内政部长塞尔帕都曾收过贿赂。

此时一曝光,整个哥伦比亚轰动,强硬手段打击卡利集团的总统居然有可能收过卡利集团的贿赂!

波特罗被逮捕后,供出桑佩尔在执政后前六个月阻止警方追捕卡利集团的头目罗德里格斯,而罗德里跟死也供认出他们曾经向政界签出一万多张银行支票,其中香槟酒1号2号3号就是用来资助桑佩尔总统上台的,哥伦比亚检察院随后进行调查,发现自由党一共收到近六百万美元的黑钱用来进行二轮竞选。

在调查的关键时刻,突然发生一件事,一名叫伊丽莎白蒙托亚的女士和其伙伴在波哥大被杀害,据供词显示,此人是桑佩尔在考卡山谷地区活动资金的掌管人,显然她是案子的关键证人,而她的丈夫,原本是哥伦比亚一名警察,后因贩毒被逮捕,他 声称杀他妻子的凶手就是桑佩尔总统,因为他妻子知道毒贩资助桑佩尔竞选的事情,要求美国政府进行整治庇护。

而此后桑佩尔总统与反对党进行了多次交锋,美国总统克林顿此时也来添了把火,在桑佩尔总统出事后,正式派遣军队参与打击哥伦比亚毒品活动,消减了对哥伦比亚的援助,桑佩尔事件导致美国和哥伦比亚两国关系的急剧恶化。

根据以上历史事实,我可以推测,《毒贩》在第三季即可播放逮捕卡利集团首脑的剧情,而第四季很可能是一大堆政治撕逼。

最后大家不用担心桑佩尔总统,人家活的好好的,后来还当上了不结盟运动主席,南美国家联盟秘书长,还访问过中国呢。

看完第二季,换导演啦!基本是当纪录片来看的,第一季的炸波音民航客机和第二季的炸图书文具店都是真事,电视剧里还穿插了纪录片影像展示当时的现场之惨烈。LOZ PEPES也是真事,电视剧里关于LOZ PEPES的来由和行动之高效也有点黑色喜剧的成分,但是有个槽点不得不吐:现实中 那位妖艳的女主播兼情妇并没有死啊,反而被带到美国做证人去了(指认政客、贩毒集团其他人等),还写了关于埃斯科巴的一本书,她现在还活着呢。埃斯科巴最后关头,留着大胡子,长得像卡尔马克思,露出肥硕的白肚皮,光着脚,被打死在屋顶,最猖狂的毒枭终于消停了~~纪录片影像又跑出来了:他那位虔诚天主教徒母亲对着摄像机和记者说,儿子为穷人做了很多好事,那些坏事他没干过,是被诬陷的…………导演果断切换到坠机现场、书店爆炸现场、各种死尸现场……直接用画面与狡辩的语言针锋相对,有种恶人死了大快人心的感觉。

本季剧情从埃斯科瓦尔逃出“大教堂”,开始逃亡生涯,期间伴随着大量血腥暴力活动,直到被围剿死在屋顶。

第二季依旧主打魔幻现实主义,展现南美独特的黑白颠倒世界。军警查封“大教堂”后,惊喜地发现,埃斯科瓦尔的设备比自己用的还好,开开心心的把自己的设备升了级。埃斯科瓦尔大摇大摆地走向搜捕士兵,十分淡定的离开包围圈,“大教堂”的抓捕行动显得讽刺意味十足。

总统和总检察长之间的理念不同,在位开展行动造成了一定麻烦。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倒是抓捕犯罪分子的人时刻要地方呗打击报复。警察和军队各显各的无能,线人向警察举报了毒贩线索,结果警察却抓不住毒贩,导致毒贩第二天返过头来杀光了告密者和她的所有朋友。倒是瞎举报,捉弄警察的人,反而活得好好的。

对待穷凶极恶之徒还将仁慈,那就是对善良人的残忍。当警察总想着在法律框架内合法合规行事,那就必然会被不遵守一切规则的毒贩牵着鼻子走。剧中的盆松上校和现实中的盆松上校一样不顶事,总统不得不把卡里略上校再请回来。卡里略上校抓捕心切,甚至对手无寸铁的孩童扣下扳机,非常时期的非常行为,也为角色悲剧结局埋下伏笔。埃斯科瓦尔亲手杀害卡里略上校后,和现实生活中契合度很高的乌戈·马丁内兹上校携子闪亮登场。马丁内兹上校才是最终成功完成合围埃斯科阿尔的关键。

另一个不得不提、份量颇重的暴力组织就是“洛斯·佩佩斯”LosPepes组织。死于埃斯科瓦尔手中的人的家属,组成了“洛斯·佩佩斯”组织,其实大部分都是隶属其他势力的毒贩们。洛斯·佩佩斯可不管什么法律秩序,打着抓捕埃斯科瓦尔、向他报仇的旗号,公然处决埃斯科瓦尔的手下们,凶残程度完全不熟埃斯科瓦尔,波哥大街头不断上演黑吃黑的戏码。埃斯科瓦尔住在“大教堂”期间的安宁时期一去不返。

虎毒不食子。剧中还还原了埃斯科瓦尔逃亡期间的传奇故事。女儿奴埃斯科瓦尔一晚上烧掉220万英镑现金,就为了给女儿取暖、烤食物。别看埃斯科瓦尔对别人极其凶残,在对待老婆孩子时,宠爱有加,好得简直不像话。或许这是唯一还能在他身上看到人性的一面。

面对“洛斯·佩佩斯”组织的凶残追杀,埃斯科瓦尔终于也无法淡定面对。埃斯科瓦尔想着安排家人离境,被外国拒签的时候,埃斯科瓦尔大叫“这是违法的”。于是他现在想到法律了,可在自己杀人越货,甚至端掉哥伦比亚最高法庭的时候,怎么不这么想呢?

本剧很注意细节方面,比如逃亡阶段,埃斯科瓦尔缺乏运动,体型愈发肥胖,剧中很好的还原了这点。最终围剿时,监听小组立下大功,可之前在成功获取监听信号、判断位置时可不是一帆风顺,剧中也还原了水面反射电话信号的情节,这些都是抓捕埃斯科瓦尔的关键要素。埃斯科瓦尔末期,哥伦比亚可卡因市场毒王位置变成空缺,卡利集团顺势崛起,埃斯科瓦尔的资产也大都被瓜分一空,这些都一笔带过。

剧中埃斯科瓦尔的妻子“Tata”塔塔比现实生活中强硬地多,现实版的塔塔可没电视剧中那么强悍。绰号为塔塔的玛利亚·埃纳奥,其实远不如剧中如此强势和富有胆量,只是个没有主见光会享福的人,在埃斯科瓦尔在外逃亡的最后几年,几乎都是儿子胡安替她做决定。当时的胡安·巴勃罗已经16岁,是个身高马大的人,并非剧中情节描述那样还是个小孩。具体可以阅读相关文章,不再赘述。

埃斯科瓦尔小时候到青年这段时期的经历对他今后人生影响很大,在本季中,其中一部分他的幼年经历通过他母亲之口叙述,其实光是他的幼年经历都可以拍成一季前传了。

整个两季剧情发展十分迅速,仅用短短时间明确人物关系后,剧情发展突飞猛进,用短短20集时间,讲述了世界第一号传奇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一生传奇经历。现实生活远比剧集精彩,大概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魅力。

一年前看《毒枭》第一季的时候,我的印象是:一部好剧,OST还挺好听的。看完第二季,变成了惊叹:卧槽神剧。真正牛逼的影视作品看完一下子缓不过来的,如同扼喉一般,刹那的快感与绵延的痛感并存,比如《毒枭》。

如果说第一部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还是巴勃罗本身这个传奇身份所赋予的话,那么第二部的《毒枭》摆脱了角色本身的桎梏,通过群像的刻画与精心的暗喻,达到了一种不止是记录就能抵达的魔幻现实主义。看到一些评论说《毒枭》相比第一季略显拖沓,我倒觉得这份拖沓是剧组的良苦用心,节奏的放缓更加有利于对人物细微的捕捉,而不是流于表面的叙述。所以其实这部剧是借着枭雄末路的壳讲了关于人性善恶的故事,这是之前所看过的缉毒片从未触及的深度。

《毒枭》二看得我极其压抑,也正源于对人性的刻画,它远远不满足于缉毒故事本身的戏剧性,而是诠释了两个关于善恶的永恒的命题——深渊并非毫无源头且空无一物,而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回望你。

剧中的深渊——巴勃罗,他的不择手段来自于母亲的不择手段,他一心对于总统职位的渴望来自于幼时的贫穷与哥伦比亚悬殊的贫富对立。巴勃罗唯一的善在于对家庭的全心全意,第二部中对于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多方面进行了展现:与妻子至死不渝的爱,陪同孩子们玩耍,对母亲的孝顺。这一切与巴勃罗草菅人命时的残忍与不屑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导致我在对这一家恨得牙痒痒的同时,有些如坐针毡,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扭曲的尴尬与不适。因为我发现二者之间居然不矛盾,我们其实都很热爱将己之不欲施与别人,只是巴勃罗做得尤为夸张,他只关心与他有关的。就如同他在控诉“反抗巴勃罗组织”是杀人犯时,他的家人在指责那些人对他们一家的穷凶极恶时,从来不曾想过,他们也曾经扮演过这样的角色,人选择性无视的双重标准在这一家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这种善恶的统一使得巴勃罗的亲情更加令人难以接受,他的人格也在这种情有可原与难以接受的拉力中形成一种难得的张力——恶人同样有血有肉,只是恶人不知道也不屑知道别人也有血有肉。

而所有意图终结巴勃罗的人都陷入了深渊——为了结果正义而选择了过程的不正义。与反抗巴勃罗组织合作的哈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卡里略上校,亲眼目睹卡里略杀害嫌疑人的墨菲。在与巴勃罗这场耗尽心力的持久战中,他们或多或少,或主动或被迫地选择了以恶制恶,也许是因为正道的崩坏,也许是漫长的追捕令人麻木,又或者是被内心巨大的悲怆与仇恨所驱动。在对正义的追求中,过程正义与结果正义同等重要,换句老话说就是: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

但《毒枭》将我们置于极端型的绝境:如果正义的过程压根无法解决呢?要么不解决,要么不正义。

而他们想要解决。我曾一度为杀恶人的快感叫好,旋即又陷入惶惶的焦虑中:我们也在成为手沾鲜血的深渊。正如哈维质问:“谁是好人?我们吗?”在《毒枭》里,善恶是没有分界线的,追捕杀人者的人为了正义的目的同样杀人,如此魔幻现实主义。影片中有个细节很让我印象深刻:被司机坑害的女孩子请求哈维寻找庇护,哈维拒绝了。但是为了获得律师杜凯所掌握的证据,他却愿意保护杜凯。当然,他的能力有限,不可能帮助每个人。但是仍然不可忽视的是,在他这个警察的眼里,善恶不再重要,谁的情报更有价值,谁的命就更值钱。他们意识不到吗?《毒枭》亦细致地描摹了这些被迫手沾鲜血的人内心的苦苦挣扎,没有谁不想做白莲花。

《毒枭》也不满足于只描写个人的善恶,在这部剧里,一心置巴勃罗于死地的哥伦比亚总统、信奉巴勃罗为神的麦德林群众、美国CIA与DEA,没有谁是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为利益行事而已。如今哥伦比亚的毒品事件,不过是当年鸦片战争的重演,只不过强弱双方调换了下。

《毒枭》无意展现脸谱式的童话,而是塑造出了站在善恶边缘的人,让观者去面对这些人性与正义的悖论,这些永远无解的难题。而结尾处哥伦比亚特警射杀巴勃罗之后的振臂高呼:哥伦比亚万岁!这句话却依然让我在对正义强烈的质疑后感动得声泪俱下:这个世界上也许从来就没有绝对的正义与善,但我们仍然要对恶有所抵抗。

在《毒枭 第一季》的结尾,在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自导自演的一出监狱大戏被媒体公之于众之中,埃斯科瓦尔在监狱中的骄奢淫逸与为所欲为引发了舆论热议。在一个毒枭面前,整个国家公权力体系形同虚设,正义又从何而来?

想要彻底结束与埃斯科瓦尔的这场博弈的哥伦比亚总统加维里亚,却再一次使埃斯科瓦尔从被军警包围的监狱中逃之夭夭。而故事的两位主角墨菲与潘那在一筹莫展之际,也不得不接受与卡利贩毒集团的合作,为了抓捕一个毒枭,而与另外一个贩毒集团合作,充满魔幻现实主义的反转在每一个人身上不断显现,故事的结局又会是什么?

在被埃斯科瓦尔耍的团团转,遭遇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的挑战之后,为了抓捕埃斯科瓦尔,作为缉毒局代表的墨菲与潘那在现实逼迫之下,最终不得不另外一个敌人卡利贩毒集团合作。明知卡利集团之所以会支持抓捕埃斯科瓦尔的最大原因是其想要做大自己的势力,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因为哥伦比亚政府机构的腐败和无能,使得埃斯科瓦尔完全可以无视缉毒局的抓捕行动,有恃无恐地继续经营自己的庞大帝国。如果没有耳目遍布街头,势力与埃斯科瓦尔相当的卡利集团支持,扳倒麦德林贩毒集团几乎是一个完全没有办法实现的目标。而许多哥伦比亚民众对埃斯科瓦尔发自内心的敬畏与恐惧,更使得他拥有很多人所无法企及的能力。比如在第一季的季末,就在几乎所有观众都觉得埃斯科瓦尔插翅难逃的时候,士兵们的软弱与退让,让他又一次成功脱逃。

为了抓捕埃斯科瓦尔,将之绳之以法,人们究竟该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利用一个罪恶去打击另外一个罪恶,最后让贩毒集团继续滋生,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正义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正义与邪恶的边界又在哪里?第二季,在继续深化埃斯科瓦尔人物形象,展现墨菲与潘那抗争与挣扎的同时,还着力刻画卡里略上校这样一个角色。

作为“搜捕队”的队长,卡里略上校的主要职责就是将埃斯科瓦尔缉拿归案。身为军人,他对埃斯科瓦尔败坏国家的行为深恶痛绝,发誓要竭尽所能,将麦德林的贩毒集团彻底铲除。面对埃斯科瓦尔的穷凶恶极,卡里略上校的手段是更加的凶狠残暴,为了彻底结束这场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毒品战争,他不惜对抓捕归案的毒贩实施残酷的肉刑,将作为毒贩眼线的小孩枪毙,甚至将拒绝招供的毒贩从直升机上扔下。

通过卡里略上校的所作所为,不禁会进一步思考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受到毒贩引诱成为眼线的小孩难道就真的罪不容诛吗?即便作为一名受到羁押的毒贩,穆尼亚因难道就没有人权吗?当然,或许每一位观众对此或许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和见解。比如毒贩危害了整个国家,在与埃斯科瓦尔的战争中,无数无辜的生命永远逝去了,那么不由分说地处决几个毒贩和作为毒贩眼线的小孩,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用暴力来对抗暴力,用非正义的手段来实现所谓的正义,真的可行吗?

即便是在古代社会,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来寻求正义,也大多需要经过许可和认定,有一定的限制。卡里略为了缉毒不择手段的暴劣行径显然已经超出了文明社会的范畴。如果为了将一个穷凶极恶的毒贩缉拿归案,而培养和制造出一个凌驾于法律和文明之上的怪兽,那么这样的缉毒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心缉毒,孤注一掷的卡里略上校遭遇埋伏,被埃斯科瓦尔亲自处决之后,看似是麦德林贩毒集团获得了胜利,并且重新崛起,但这却成为了更大失败的开始。

正如卡利集团成员对他的评价一样,埃斯科瓦尔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什么,他从来不会顾及他人的意愿。在埃斯科瓦尔的得力臂膀古斯塔沃被“搜捕队”枪杀后,埃斯科瓦尔以我独尊的性格越发猖狂。再加之过于他敏感多疑,经常不由分说地就杀戮自己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的麦德林贩毒集团成员开始主动投降。

而让埃斯科瓦尔的帝国彻底走向灭亡的最重要原因,是他树立了太多的仇家,惹了太多不好惹的人。他在后期对哥伦比亚普通民众实施的无差别的爆炸袭击,对卡利集团进行的攻击,对哥伦比亚政府的玩弄,对美国的强势表态,使得他很快成为众叛亲离的对象。

随着搜捕队愈加猛烈的袭击和抓捕,再加上卡利集团,新兴的“Los Pepes”组织(受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胁迫之人)以及在美国培训下逐渐壮大的私人武装力量的协助,“地下皇帝”埃斯科瓦尔的末日已然不远了。

相比第一季时的人物形象,在剧集的第二季,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有了更加丰富而立体的形象塑造。比如在缉毒局眼中,他是罪不容诛的罪犯;在竞争对手眼中,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敌人;在情人面前,他是狂野而富有魅力的男人;在家人眼中,他则是好丈夫、好儿子;在接受过埃斯科瓦尔馈赠的麦德林普通民众们看来,他却是那个世上少有的大善人。然而,通过剧集展露在观众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孤独而又没有人生方向,在权力与欲望中逐渐死去的悲哀灵魂。

埃斯科瓦尔至死都坚信自己一手打造的毒品王国是出身贫穷的他走向权力巅峰的最佳路径。他始终觉得他的没落与美国的干预和腐败的哥伦比亚政府大有关系,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灭亡与他那在无尽欲望中泯灭的理性和良知密不可分。无数无辜的生命因为他的一己私欲而消逝,如果说前期那个靠毒品交易发家致富的乡下穷小子还带着一丝人性和良知,为自己家乡的民众们修建了良好的住所和公园、体育场。那么后来那个建立了毒品帝国,并称霸一方的大毒枭则逐渐变得不可理喻,充满了虚伪和偏见。

在第二季的季终集,梦境中的埃斯科瓦尔当上了哥伦比亚的总统,成为了那个万众瞩目的男人。在时过境迁的今天,我们难以想象,如果哥伦比亚的司法部长当初没有多管闲事地对埃斯科瓦尔提出指控,如果埃斯科瓦尔后来如愿以偿的竞选并成为哥伦比亚的总统,这个当初凭借毒品交易发家致富的男人又是否会为了政治利益而彻底停手,后来的哥伦比亚又是否会出现那么多的腥风血雨。这一切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依照埃斯科瓦尔后来的所作所为,我们所能想象的只能是一个为所欲为的独裁者形象。

《毒枭》给临死之前的埃斯科瓦尔设置了一个美妙的午后,独自在公园广场漫步,环顾四周,充满阳光和希望,并与死去的表哥古斯塔沃来了一次男人之间的对话。虽然,人生就将在狼狈不堪之中,带着无尽的遗憾结束,但是我们丝毫不会怀疑,如果给埃斯科瓦尔再一次进行选择,他依旧会踏上这一条充满死亡和悲剧的人生道路。

没错,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确是死了,但是哥伦比亚的毒品战争就因此宣告终结了吗?并不是。相反,在麦德林贩毒集团化为泡影之后,从哥伦比亚流入美国的毒品数量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极具猛增。麦德林贩毒集团的灭亡仅仅只是一场漫长而艰巨战争的开始。在埃斯科瓦尔留下的废墟中,卡利集团成功崛起,成为哥伦比亚又一个不容忽视的毒品帝国。

无比讽刺的是,就在DEA为平息和制止毒品交易而卖力战斗的同时,作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CIA则在不断对外渗透,对丛林中的武装力量提供资助,默许哥伦比亚的统治阶级接受毒枭们的贿赂,任由哥伦比亚这个曾经兴盛一时的南美洲发展中国家在毒枭的魔幻现实主义之中逐渐腐化堕落。如果说革命是使一个腐朽没落的政权终止统治的最佳方式,那么在拉丁美洲的众多国家民众看来,毒枭似乎才是改变目前贫弱局面最有力的势力。巨大的贫富分化,尖锐的阶级对立再加上毫无作为的公权力机构使得平民百姓不再奢求能够通过政府改变目前的自身处境。投奔毒枭,成为毒贩是他们改变自身命运最现实的出路,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的墨西哥贫民窟遍布,毒贩势力高于政府和军队的重要缘由。

玛蒂娜加西亚,是不是很像岛国某作为网红下海的爱情动作片女生。为此我还专门对比过照片,比岛国女生漂亮多了,几天前就发过这个回答,没任何提示就秒删了,想不出任何违禁处,似乎只有龙什么萝拉可能违禁了.哎……真让人无语,只能用某岛国女生替代吧。第一次出场感觉《毒枭》画风突变一样,尼玛这哪里是拉丁美洲美女风格。但的确是土生土长哥伦比亚人,但好像有混血。为什么《毒枭》不是HBO出品呢?原因你懂的。

每次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出场的时候,特别是他一句话不讲就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人的时候,我都有点怕怕的感觉。虽然他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超能力或者别的怎样,但真的只要他那样子,我心里就有点毛毛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见血了一样。

一个细节,片头曲唱到Que temo ahogar de amor时,

不管怎样,个人很喜欢这种七分实三分虚的连续剧,比纯靠脑洞编写的剧情更吸引人

毒枭末路刻画得太精彩了,看得时候总是想起阿尔.帕西诺的《疤面煞星》,都是那么的癫狂残忍。那部电影描述七八十年代迈阿密可卡因泛滥,和这个剧还属于同一个时代啊。

可大毒枭巴勃罗死了第三季怎么拍,难道接着拍衣冠楚楚伪装上流的卡利集团,如果这样我认为还不如转战东南亚金三角拍坤沙呢!

我的个人网站/div

这是可能唯一一部坏人死的时候我居然有点怜惜的美剧,精彩到不能自拔的美剧